中文    English    русский  在線訂單

新聞公告
News bulletin

聯系我們/Contact us

山東寶格機械科技有限公司

地 址:臨沂市經濟技術開發區沃爾沃路51號

郵 編:276000

座 機:0539-8785989

銷售熱線:15168977369

機:0539-8785989


您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公告 >>  公司新聞

環保在升級,國四即將來臨的挑戰

時間:2019-07-09 08:16:50 點擊:


“鐵腕”治排下,環保政策突然的“快跑”,老舊設備何處遁形?

無論基于何種目的,工程機械的污染管控與動力能源轉型都屬搭弓之箭。

非道路移動機械領域作為環保管理的薄弱環節,大部分工程機械設備都處于無人監管狀態,老舊設備一直盤桓在施工一線,其管理長期以來一直備受爭議。政府的介入,工程機械相關監督管理”鐵腕”政策的出臺,對排放不達標之設備開啟新一輪的嚴防死守,近期全國各地因環保問題受罰案列不勝枚舉,對于非道路移動機械的環保監管正式進入”高壓”時期。

工程機械行業環保形勢再升級,老舊非道路機械強制報廢、高排放設備將被洗牌、處罰力度再度升級成為工程機械有關企業、用戶“懸在頭頂的刀”,稍有不慎,便會迎來高額的懲罰,環?!按蟮丁敝?,市場一片戰戰兢兢。

“怪象”由此而生,一面環保攻堅戰的新政策紛紛出臺,另一面,政策影響而受到懲罰的高排放設備原來越多,力度越來越大。

山雨欲來風滿樓,“山雨”來時何處避?高壓態勢之下,政策之外,對于高排放設備的懲治力度的加強更是未來環保監管的重要特色之一,工程機械行業企業、用戶對環保政策的了解與應對變得尤為重要。

提前報廢,山雨欲來

2018年,《加快淘汰老舊工程機械》的新政橫空而出,伴隨國三標準及以下的工程機械報廢時間提上日程,大批量工程機械設備面臨被淘汰、強制報廢的情形或成為最后的歸途。

中國工程機械保有量約為720萬臺,其中主要集中在國三及以下設備,如何“安置”此類存量設備將成為首當其沖的市場難題。

工程機械產品給用戶帶來的經濟利益,多使用一次便可以多賺一次錢,對于中大型用戶來講,他們的產品更新周期較短,市場范圍相對較廣,但對小型個體用戶而言難免會造成很大的困擾。

由買方市場承受產能過剩和產能落后帶來的惡果,如何能在執行中不造成市場混亂且不傷害市場的積極性?諸多機主面臨還沒“摸熟”,就到了“淘汰換機”的階段。強制報廢一途實則道阻且艱。

據悉,2019年年底前,各地將完成非道路移動機械摸底調查和編碼登記。摸底調查、編碼登記是否等同于上牌尚未確認。上牌之后當地監管部門是否會各自為政,會不會又建立起地域的壁壘?年檢、保險、異地施工怎么辦,二手交易的困難程度是否增加?

二手機市場最后的狂歡?

制造商和代理商企業手中擁有大量的國三設備,甚至部分代理商還有國二標準的庫存,而即將落地的國四標準必定會影響國三設備的銷售,清除國四以下庫存也是代理商的當務之急。

有代理商透露已與主機廠家做好溝通,減少損失,也有代理商表示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只能將設備買下轉入二手機市場作為減少損失的一條途徑。但二手機市場競爭也將進一步加大,符合環保標準的二手機貨源存量將面臨極具減少的情況,更為激烈二手機市場競爭將導致二手機車商將因為貨源緊張而面臨生存風險。中小租賃企業、個體租賃戶因為承擔風險能力有限將面臨退出二手機市場的風險。在嚴苛的環保政策壓力下,二手機市場流通渠道或將持續收窄。

“春運”或許即將開始,一場關于不達標設備的遷移之旅。不達標設備,也許未必會退出市場,例如在北京不達標的設備,倒到內蒙古去,內蒙古還會接著用,被禁止的設備或將流向偏遠地區等執法能力暫時無法覆蓋的地區。

國四新標發布在即,庫存何去何從?

如此大存量的設備在面臨淘汰和限制使用之后產能是否能夠跟上市場的需求?國四標準執行在即,但據了解,主機企業并未大量生產國四設備,真正推出系列產品的還是有實力的發動機企業或油品企業,大部分主機企業基于技術壓力、生產壓力、庫存壓力并未大規模生產符合國四標準的設備。預計主機企業將在正式實施后才會大規模生產符合國四標準設備。

國四之下,清庫存、升技術、更新渠道都化為迫在眉睫的壓力轉嫁于用戶、代理商和廠家之身。如何在短時間之內讓市場為國四讓路,現實阻力重重。

順利執行國四,還有諸多難點需要解決。

監管力度再升級,聯合監管呈常態

隨著各地政策、法規的出臺及完善,對不達標工程機械的監管力度將進一步加大。未來國四標準的推出,監管的范圍還將進一步擴大。

如果說國三升級是柴油機技術升級,那么國四升級,更多的則是監管升級。首先,由點到面控制排放,消除之前典型的點工況無法代替整個工況的情形;其次,實施實時在線監測及遠程監管,排放控制診斷系統還需提供標準化或無限制訪問接口,以便于監管;再次,實施全壽命、實際工況監管,即對已銷售的工程機械進行抽查測試,以實現全壽命和實際工況監控;最后,信息透明化,在不涉及生產企業機密內容的情況下,包括產品信息、測試及自查結果等信息全部公開。

環境保護主管部門將會同交通運輸、住房城鄉建設、農業行政、水利行政等有關部門對非道路移動機械的大氣污染物排放狀況進行監督檢查。

環境保護主管部門計劃于2020年年底前,對新生產、銷售的工程機械按標準規定進行安裝精準定位系統和實時排放監控裝置。進入城市劃定的禁止使用高排放非道路移動機械重點區域內作業的工程機械,鼓勵安裝精準定位系統和實時排放監控裝置,并與生態環境部門聯網。對于使用超標排放設備問題突出的企業和個人納入失信企業名單。

環境保護主管部門將會同交通運輸、住房城鄉建設、農業行政、水利行政等有關部門對非道路移動機械的大氣污染物排放狀況進行監督檢查。

改與不改:機械加裝顆粒捕集器(DPF)與煙度要求

“裝用額定凈功率37kW-560kW柴油機的非道路柴油移動機械,應加裝壁流式柴油顆粒物捕集器(DPF),執行類和類限值的非道路柴油移動機械,在正常工作過程中,目視不能有明顯可見煙?!?/span>

為適應國四標準,不少地區要求安裝柴油車顆粒物捕集器,目前深圳、天津、山東、成都等省市均明確提出規定加裝DPF。

DPF技術是目前全球最有效、最直接改善柴油機顆粒物排放的方法,其能夠有效凈化尾氣中70%~90%的顆粒,很多發動機企業選擇大功率段產品上應用這一技術。國四標準中明確提出這一技術路線,在環保技術上,顯然已經有追平歐美領先國家的勢頭。

一套DPF除煙系統價格大約在2萬~4萬元左右,小型設備本身的殘值已經不高,再加裝一個DPF除黑煙,增加的成本或將高達4萬,相當于設備殘值一半的價格,這對小型用戶群體來說無疑是較大的負擔。

但DPF也有令發動機企業頗為“頭疼”的問題,應用DPF最大的挑戰是顆粒物再生問題,因此發動機必須增加EGR(廢氣再循環控制系統)。從歐美車用發動機的應用情況看,EGR是發動機里故障率相對較高的零件之一,要應用在非道路發動機上,還需要進行技術改進。

對于有些機型改裝,如6噸以下挖掘機采用傳統油泵+EGR等策略就可以。而對于10噸以上挖掘機,則需要改用電噴發動機,同時需要對電控系統、發動機散熱系統進行改裝。有專業人士推算過,改裝一臺20噸級挖掘機需要支出10萬元左右,改裝一臺9米攤鋪機需要支出20萬元左右。如此改裝,對于使用年限5年以下、殘值較高的設備,也許還值得。而對于使用年限超過5年、殘值不高的設備,則有些得不償失。面對日趨嚴苛的環保政策,改與不改將是很多用戶未來需要直面的棘手問題。

“一帶一路”持續增效,出口面臨“同階段、不同要求”挑戰

令中國工程機械制造商感覺棘手的問題還有出口。過去幾年,中國工程機械行業優秀企業在“一帶一路”和向中高端轉型升級的戰略推動下,不斷加快走出去的步伐,海外市場在制造商整體業務中的占比不斷提升。

過去幾次非道路排放標準的制定,都等效轉化了歐美相應階段的標準,但這次國四標準,顯然已經和全球市場執行的主流標準有了很大差異,某些要求超過了歐美四階段最終排放標準。

針對于此,制造商需要調整進行采購和生產布局,以適應國外市場相同階段、不同要求的排放標準,中國制造商的出口難度系數或許會有所增加。

牽一發而動全身,全產業鏈緊張備戰

過去多年,中國發動機制造商,都是以排放標準領先中國2-3個階段的歐美地區做標桿,進行技術升級和產品迭代。不少出身于歐美地區的發動機企業,早已在滿足高排放標準上,積累了大量實戰經驗,因此在應對中國非道路四階段排放標準升級時,相關發動機廠商外資公司也做好了將在發達市場應用成熟的技術和產品,導入中國進行適應性改進的準備。

非道路國四發動機

但新國四標準,幾乎把所有發動機企業都推回了“摸著石頭過河”的階段。征求意見稿里的部分要求,即使在歐美市場,也沒有得到過有效驗證。而且搭載DPF系統后,非道路用發動機本身的技術難點,以及和整機匹配中可能存在的問題應該如何克服,并沒有現成例子可以參考。按照慣常做法,發動機完成試驗臺調試后,還需在-7℃~38℃環境中進行“兩冬一夏”的整機匹配測試,對于急需進行的技術改進和產品測試而言,頗為緊促。

即便難度不小,在新技術語境中提高發動機產品質量,也是少數企業才有資格參與的競賽。對大多數發動機制造商,以及為發動機進行配套的零部件企業來說,快速的排放標準提升,會帶來高昂的研發費用,這并非所有企業都能承受的起;同時,對發動機和整機產品更高的質量要求,也相應提高了技術門檻,國四標準升級將會帶來一輪行業洗牌。

相對于發動機企業,整機制造商的壓力并不完全來自于技術本身。新環保要求會呈現完全不同的技術路線,發動機的燃油系統、后處理系統都要進行調整,映射到整機產品上,就需要重新調整發動機艙布局,比如加大散熱器尺寸、增加DPF系統到駕駛艙距離等。

整體看,中國工程機械制造商在打造國四產品供應能力方面,不會有太大問題。但較大的挑戰在于切換時間、成本上漲、設計后設備的耐久性和穩定性等問題。

一份領先發動機制造商對根據小松及日立挖掘機油樣進行的跟蹤抽檢結果顯示,在2017年監測的106個樣本中,僅有50%的柴油品質高于國家執行標準;而2018年的油品抽檢合格率竟有所下降。

目前,中國工程用油含硫量偏高,含硫量較高的油品會增加發動機的顆粒物排放量,導致DPF系統再生間隔短、頻繁堵塞和催化劑中毒等問題,造成發動機易損、壽命短。

顯然,為滿足非道路四階段DPF技術的使用,國內油品質量還需進一步改善。否則,終端用戶在使用倉促升級的國四產品時,可能會面臨油品含硫量高帶來的設備故障率增加、油耗增加等一系列問題。

新系統會大幅改變現有發動機的結構和外觀,整機廠商也要據此改變整機產品的外觀設計,這必然會增加成本。粗略推測,國四標準發動機的單臺價格,較國三產品的平均漲幅應該在1萬元左右,大約相當于國三發動機價格的20%~30%。

環保力度的升級,會帶來一定的采購成本上漲。這部分成本增量要么通過壓縮利潤空間的方式,由制造商承擔;要么通過漲價,向市場終端傳導。但到底通過怎樣的方式消化,都需要在新標準正式公布、全面實施后,再進行各方的博弈與探討。

而放大到整個產業鏈上看,環保標準升級在終端應用領域,還需要多方支持。采購和使用成本上升幾乎成定局,只是增幅和消化方式還未可知。

排放控制區域劃定范圍進一步擴大

筆者將已劃定禁止使用高排放非道路移動機械的區域城市匯總如下(由于篇幅限制,本文不做各地區具體劃定區域羅列,詳細區域及政策可在相關政府機構網址搜索查詢)。

北京、上海、天津、重慶、中山、德陽、廣州、保定、深圳、南陽、蘇州、東莞、西安、佛山、恩平、河源、邯鄲、廊坊、定州、珠海、潮州、成都、江門、三門峽、肇慶、滁州、滎陽、樂山、安陽、唐山、鄭州、成都、云浮、淮安、晉中、洛陽、恩施、開封、南京、宿遷、鶴壁、禹州、聊城、蕪湖、晉城、臨清、惠州、浦江、無錫、商丘、合肥、張家港、富川、柳州、咸豐、大同、洛陽、駐馬店、平頂山、淄博、宿遷、太原、安陽、常熟、揚州、呼和浩特、清遠、武安、周口、運城、陽江、信陽、衡水、南通、遂寧、南陽、阜陽、遼陽、連云港、眉山、新鄉、綿陽、永城、葫蘆島、平頂山、菏澤、濟南、濮陽、許昌、常州、鎮江、南通等。

由于地域性的差異,各地區的限制標準有所差異,上述城市中以《非道路移動機械用柴油機排氣污染物排放限值及測量方法(中國第三、四階段)》(GB20891-2014)第三階段排放標準為主,少數地區限制為國一階段以下,多數地區對煙度、油品質量提出了明顯要求。

環保要求升級也將促進工程機械再制造迎來新發展

隨著工程機械行業的穩步發展,再制造逐漸成為行業成熟的標簽之一。所謂再制造就是追求低碳、環保、綠色制造,被視為未來產業升級替代的發展方向。工程機械再制造產品比新產品的制造節能60%,平均有55%的部件都可以被再利用,制造過程中可以節省80%以上的能源消耗。目前,再制造已經成為工程機械產業鏈中的重要一環。

環保新規逐步落地之后,在二手機市場無法流通的大量設備在進行再制造之后可獲得重新進入市場的新機會,減少淘汰報廢所帶來的損失。

市場經濟的自由運作,總也不避免趨利性與偏好性,在環保與排放的博弈發展過程中,中國工程機械行業出現不均衡與無序無規的短期局面是必然。針對當前環控局面,政府出手嚴控,或造成陣痛,但對于重塑行業秩序、環境、資源可持續發展以及對標國際一流的技術和發展標準,無疑是最有效的途徑之一。這一切都預示著一場重大的結構性變革逐步會發生。

未來,隨著中國工程機械環保要求的逐步升級,相關配套的法律法規會更加嚴格,執行和處罰力度也將加大。對工程機械制造商而言,無論從企業長遠發展角度看,還是從應承擔的企業社會責任方面來講,都應該步調一致、主動向國四過渡。這不僅能降低企業在消化舊設備時的虧損,更有利于構建健康、可持續發展的行業秩序。

環保一事在乎誠,在乎長久,其影響不在一城一地,不在一時一刻。工程機械企業與行業同仁應當以高標要求自身,越能盡快認清國家和地方的環保政策,認清行業走勢,積極尋求技術再發展、產業再升級,越是能夠提升自身抗風險的能力,方能長久立于不敗之地。

分享到:

聯系我們

官方網站:http://www.lrasbe.icu
山東寶格機械科技有限公司
地 址:臨沂市經濟技術開發區爾沃路51號
郵 編:276000
座 機:0539-8785989
銷售熱線:15168977369 ( 查看地圖 )

微信公眾號

版權所有:山東寶格機械科技有限公司   魯ICP備17008342號   技術支持:智峰軟件
神武 大唐 赚钱